是谁?把古玩市场搅的昏天暗地、血雨腥风

是谁?把古玩市场搅的昏天暗地、血雨腥风

2000年,古玩城地产经济在全国铺开。北京古玩城、天雅古玩城、亮马古玩城形成三足鼎立的态势。

古玩城兴起建立在景德镇的仿制潮上,“文物”数量大增,各种品类的价值都在降格,高仿品数量增多就沦为中档仿品的价格,中档仿品沦为工艺品,工艺品沦为旅游纪念品。纪念品则毫无地方意义,青岛海边的纪念品与甘肃旅游区的纪念品都产自温州。

尽管古玩城有一定标准区别文物、旧货、工艺品和艺术品,但鉴别系统几乎全面失灵。

北京古玩城大门前镂刻着《行规民约》,业界约定经营中不诱导、不误导,介绍商品要实事求是,不以次充好,不以假乱真。

造假,是现代商业的一宗罪过,在古玩行当里却是可以宽容的,古玩有非常独特的传统。实际上,真假之学是古玩的恒久乐趣。真与假,使古玩的价值处于两种极端,为这个文人气的爱好,增添了一丝血腥。

业内引以为逸事的“捡漏”和“打眼”,挑逗着所有玩家的神经。古玩市场必须接受,是知识、运气、赌性合力促成了市场的活力。这既是古玩文化,也是古玩规矩。

是谁?把古玩市场搅的昏天暗地、血雨腥风

20年来,李广琪一直在做高仿复制品,在圈内名声很大,但他心中一直很纠结。“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如果没人去继承这些古老的技艺,中国一支重要文化传承,就会断。但经营不可以有欺诈的行为,这个就变味了。”

在李广琪的店里,一只色泽透亮的青色瓷瓶,标价为7000元。“朋友到我这来买东西,我都讲得很清楚,你觉得好看,你就当一个艺术品去买。去欣赏中国文化里的美。”

北京古玩城副总经理赵亮也说,“约束古玩城的是行规民约,如果古玩城交易双方发生纠纷,顾客认为这是假货,需要交协会调解。”但他也承认,交易双方仍不认可,惟一的约束就是惯例,按惯例古玩交易是不能退货的。

“这个行当不会有一个最高仲裁机构。”这个年轻的管理者笑笑,做了个“由他去吧”的手势。他深知这种表面风雅的买卖内含多少腥风血雨。

是谁?把古玩市场搅的昏天暗地、血雨腥风

2004年,吴树开始调查中国古玩市场,在采访得到大量第一手资料后,他写出了《谁在收藏中国》、《谁在拍卖中国》和《谁在忽悠中国》等“文物黑皮书”系列。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95%的人用95%的钱买了95%的赝品。

是谁?把古玩市场搅的昏天暗地、血雨腥风

2000年到2005年的黄金五年,是假货造就的30年古玩行当的巅峰时代。古玩的趣味,淹没其中,无法打捞。全国总共建造了千座古玩城。洗脚城、歌舞厅、餐馆都转型成古玩城,金融资本也迅即到来,扫荡一切。

而今,假古玩和人们贪婪的心一起,终于把偌大的古玩市场掀了个地“底朝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