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收藏,为何有“商家不如藏家,藏家不如玩家”的说法?

玩收藏的人常常有这样的感慨:商家不如藏家,藏家不如玩家。尽管商家能经常觅到可遇不可求的古玩珍品,但是往往因图眼前蝇头小利,见利就转手卖出去了。而藏家就不同,他们的收藏一般以自己兴趣爱好为主,一旦觅入心仪的藏品,不会因蝇头小利而转让,即使暂时套住也心甘情愿。

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荣宝斋、朵云轩及文物商店,其经营的大多是民国以前的旧字画,价格极低,像民国时期价格最高的张大千作品,那时只有数十元一幅,其精品也在百元左右,像张大千《沧浪渔笛》当时只有百元。吴昌硕的画作只有30至50元;金农书法对联为60至80元;任伯年花鸟扇画为2至5元之间;蒲华墨竹四屏条为8至15元;齐白石的作品数元一幅。即使如此低的价格,也没有引起国内百姓的兴趣,只有像夏衍、邓拓、邓永清等层次很高的人来玩赏。那时,夏衍和邓拓都是用稿费来购买名人字画;邓永清是六机部副部长,尽管工资收入比一般人高一点,但也属于“惨淡经营”一类。

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局面,主要是当时社会环境、政治气候所致。在“文革”期间,名人字画更是被列入“封资修”的范围。另外,当时普通百姓生活比较拮据,普通人的收入只有数十元,若是收入百元以上已是高工资了。因此,当时只要购进徐悲鸿、傅抱石、王雪涛、齐白石等名家之作,如今身价已千倍或万倍。

搞收藏,为何有“商家不如藏家,藏家不如玩家”的说法?

也许有人会说,在封闭时期买进名家字画是一种机遇,这种机遇随着改革开放而一去不复返。那么,现在市场上难道就没有机会了吗?实际上,只要艺术市场存在,就会有市场机会,前提是你要有敏锐的眼光,买进有潜力的作品,若干年后价格也许会涨得让人看不懂。到那时你再回头看现在的价位,会觉得当初买进的作品十分便宜。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吴冠中和范曾,上世纪80年代初笔者去北京时,吴冠中的作品也只有数百元。1984年笔者到北京荣宝斋看到范曾四尺整张“人物”精品,其挂牌价只有8000元,且这一价格无人问津。然而,10多年后,吴冠中和范曾的作品在市场上动辄数都是以万为单位的。站在今天的角度看过去,那时的机遇确实够好的。

搞收藏,为何有“商家不如藏家,藏家不如玩家”的说法?

需要指出的是,如果那时买进吴冠中或范曾的画作并立马转手,恐怕很难赚钱。同样,现在市场上买进字画要转手赢利也是十分困难的。特别是拿到拍卖场上运作,其成本相当高,至于香港苏富比、佳士得收取的各种费用则更高。所以,艺术品这东西不太适合短线操作,它的价格上涨是需要有一定的时间过程。

那么,为何说藏家不如玩家呢?这跟收藏的手法有关。玩家往往会以藏养藏,这是收藏理财和丰富自己藏品的最佳途径。其运作是用出售的藏品来赚钱,不过出售的藏品一般为自己多余或不太喜欢的,再用抛出藏品赚来的钱买自己喜欢的藏品,这样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搞收藏,为何有“商家不如藏家,藏家不如玩家”的说法?

对广大收藏者而言,要做到以藏养藏实在不容易,因为这需要极其敏锐的眼光和胆魄,像过去大收藏家庞莱臣、钱镜塘、吴湖帆、王季迁、王世襄等都是以藏养藏的高手。

另据有关媒体报道,英国铁路养老基金会“以藏养藏”也很著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家基金会总共投资1200万英镑,购买了绘画、瓷器、古玩、稀见图书等艺术品,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该基金会抛出了一些藏品,其获利相当丰厚。

总之,投资艺术品讲究的是长线是金、中线是银、短线是铜。商家由于以短线赢利为目的,自然不能享受到长线丰厚的回报,这也就应验了“商家不如藏家”的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