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此文是道台里第611篇文章】

01

​前言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鲍澄文老师作客永宁史话漫画版(来源“今日黄岩””)

此文是鲍澄文老师的大作,特作为《老海门照相馆往事系列》外篇,也是技术资料篇。

鲍澄文先生是笔者在文史领域的一位老师,精通文史和老照片等领域,先生为人和善,乐于提携后学,能与他同为黄岩政协文史专员,是笔者的一种荣幸。

本文已取得鲍澄文老师本人的授权,得以在道台里公众号发布,以悦读者,特此感谢!

02

正文引子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老照片记忆黄岩》封面

一张老照片就是一个看得见的历史。当我翻着一张张泛黄老照片时,就像看着一幅幅过去的岁月,过去的历史。

现在老照片越来越少了,老照片也越来越珍贵了。因为老照片最怕潮湿和高温,容易引起发霉虫蛀;老照片也怕化学残留腐蚀;搬家时老照片似乎成了累赘,丢的丢,撕的撕,烧的烧……

也有一些喜欢收集收藏老照片的人,因为老照片记录历史痕迹,蕴藏历史文化,更是为后人留下抹不掉的影像史料。这些老照片只讲究光圈、速度、距离,不讲究拍摄技法技巧,留下了过去的山川地貌,过去的家庭人物,过去的社会生活,过去的历史文化。

黄岩摄影的历史不长,至今有105年;黄岩老照片数量也不多,每一张好的老照片对于黄岩就是宝贝。

03

老照片记忆黄岩摄影史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银版照相(照片来自中通网)

1837年,法国人达盖尔发明了“银版摄影法”,1839年,法国政府买下该发明的专利权,并于同年8月19日正式公布,因此这一天被定为摄影术的诞生日。

1843年,法国海关官员于勒·埃迪尔带着达盖尔法摄影器材来到中国任职,工作之余开始了他拍摄中国影像之旅。

他是目前学术界公认的第一位到中国从事摄影活动的外国摄影师,也是中国摄影的开山鼻祖。我国摄影史距今已有一百七十多年历史。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明雅轩截图(照片来卢赛)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明雅轩截图(照片来自潘建华)

五口通商之一的宁波离黄岩最近,摄影发达。1913年,黄岩城关人王锦泉先生从宁波学得照相技术后,回家乡与友人陈芹生合伙,在司厅巷开设明雅轩照相馆,开启了黄岩的摄影史。

因照相营业额不多,照相材料都是外国货,价格较贵,那时的群众觉得形象逼真的照片十分稀奇却很少问津,来摄影的大多是有钱的地主或商人,明雅轩照相馆还是以人像炭精粉木炭画为主业。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屈广鸿在调制碳粉画颜料(碳精粉)

照片来源:衡水新闻网—衡水晚报

王锦泉是一位艺人,为人温良恭俭让,擅长国画,学就炭精粉画养家糊口,其画像店在黄岩较有名气。而摄影术的日益兴起使他感到炭精粉画的危机,所以到宁波学习摄影术。

当时进口的照相材料感光很慢,底片的片基是由1.8毫米厚的平板玻璃制成,所以也叫干片。在拍摄人像时,被摄者起码要睁着眼睛一秒钟以上,人也不能动,否则拍出来的照片眼睛是虚的、人是糊的。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公元 12×12寸黑白印相纸(照片来自网络)

印相纸也叫白金纸感光更慢,在印洗照片时,要把印相纸和底片一并夹在晒格中放在直射的阳光下曝晒,如遇阴雨天气,洗照更是费时。

1925年4月,“黄岩共新学社”拍摄留影照片。1926年夏,“求益学社”拍摄集体照片。这些照片都是明雅轩照相馆留下的真实史料。

到了1926年,大街寺后巷口开设了显明照相馆,至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桥亭头叶益持开设天文照相馆(叶心源家),不久路桥也有了一家照相馆,照相业在黄岩逐渐兴起。

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期,正当解放战争激烈之际,国民党政府要求老百姓办身份证,便于搜查游击队,此时照相业已趋旺盛。一次,国民党黄岩县政府派兵带着明雅轩摄影师到西乡要老百姓办证件照,结果被游击队打败并扣留摄影师,国民党政府的办证阴谋也失败了。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黄岩中小学师生和各界群众欢迎解放军入城(方正中&贺鸣声 摄)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周丕振在主席台上讲话(方正中&贺鸣声 摄)

1949年5月31日,为欢迎浙南游击纵队第三支队解放黄岩,贺鸣声、方正中拍摄了浙南第三支队从南门进入黄岩县城受到热烈欢迎的照片,拍摄了第三支队支队长周丕振在黄岩各界人民欢迎大会上的讲话、宣布黄岩县城和平解放等照片,为中共黄岩党史留下非常珍贵的史料。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左:贺鸣声,右:方正中

方正中担任黄岩工农业展销馆专职摄影师,他是黄岩摄影奠基人之一,影响了一大批摄影爱好者。

解放前夕,各地小镇都有了照相馆。业余摄影者逐渐增多,每逢节日之后,各照相馆工作室的墙壁上,挂满了各色样照。

1956年公私合营,明雅轩照相馆合并成黄岩长虹照相馆。王锦泉先生将摄影技术传于大儿子王国文,次子王国华和女儿,成为照相世家。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王国华儿子王钦辉引进日本冲印设备开办海鸥照相馆,生意红火。现在,明雅轩照相馆已由第四代传人掌门。

春节期间,九峰公园的各个角落布满了职业摄影师和业余摄影者。至上世纪八十年代,陈先敏开设了西门的红旗照相馆,能自己摄影冲放天然彩色照相,黄岩照相行业又前进了一步。此后,彩色摄影兴起,黑白照片逐渐退出大众视野。

1983年,黄岩县文化馆组织成立“黄岩桔乡摄影学会”,由沈利亚担任会长。

1984年,黄岩县文联成立,桔乡摄影学会转变为文联下属团体,改为黄岩县摄影协会。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1982年新华社老照片:浙江又传丰收讯(叶心源摄)

黄岩籍的老摄影理论家有任一权,老摄影家有池仙照、池一平等等。值得一提的是叶心源先生在报社工作时摄下大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黄岩老照片,并且出版了《老照片记忆黄岩》一书。

王天林先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拍摄了许多修建长潭水库的照片。

宁溪的陈锡林先生曾是《浙江日报》记者,后来到宁溪文化站工作,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记录下宁溪山村风貌。

黄岩文化馆的金仁贵先生拍摄了许多上世纪九十年代黄岩老城区街巷照片。在路桥工作的黄岩人许竑老师拍摄了许多人文照片。他们为地方、为我们留下了大量可以回忆的影像和珍贵的历史资料。

04

用心收集收藏老照片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鲍澄文老师作客永宁史话

收集编辑一两本《黄岩老照片》为黄岩留下一些看得见的历史,使黄岩老照片得到广泛流传,留存后人,是我人生的一大愿望。2008年,区委区政府筹备建设黄岩名人馆,由区文广新局和区文化研究工程办公室负责。借黄岩名人馆建馆之际,我收集到不少黄岩名人的老照片。

2008年8月,我到北京采访柯俊院士、黄志镗院士、张友仁教授、音乐家陈其钢等收集和拍摄他们的形象,也翻拍他们保留的老照片。

黄岩老照片收藏琐谈

▲三甲盐场工作场景(叶心源摄)

到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拍摄杨阿如215号英雄坦克时,看到有1942年5月延安文艺座谈会的集体大合影,我马上拍摄下来,内有陈叔亮先生当时的影像。在上海采访著名音乐家黄准女士时,她叫家人赠送反映她一生的二三十张精选老照片。

此外,我还利用国内外网络网站收集老照片,如国民党侍卫官林蔚,黄岩人,1943年参加开罗会议大精度照片;利用老照片买卖平台收集黄岩老照片,如1949年4月,21军62师宣传队在黄岩县参议会所在地黄岩大礼堂合影等老照片;利用社会名人、老师同学、纸品收藏的同事朋友、亲戚邻居收集老照片。

我通过多年来多方面不懈的努力,已经收集收藏到黄岩老照片3000余张,有上世纪三十至六十年代黄岩汽车站、双宝珠、大寺巷宝塔、灵石寺塔、黄济码头、黄岩浮桥、马鞍山黄岩钢铁厂、黄岩钟楼等老照片,还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黄岩翻簧竹雕的一批老照片。

老照片就是历史,就是我们的过去。我倡导将老照片转化为共创文化示范区服务,为美丽乡村建设服务。我收藏的这些老照片中,中国清末、民国的老照片占有相当分量,应该“古为今用”,让这些黑白老照片在新时期发挥出它更大的社会作用。为此,我还设想选择一些古乡镇,将老照片布置在老街巷上,吸引前来旅游的摄影爱好者参观、欣赏,让老照片成为古乡镇一道新的风景。

一个人或几个人收藏老照片的力量是有限的,在此,我想呼吁黄岩摄影爱好者更加关注老照片的收集工作,为黄岩留下可以看得见的历史。

(黄岩照相小史参考王国文先生文)

扩展阅读:

1、他的版画被送世界五国展出,也是台州贺氏太极拳创始人

2、方正中的故事

3、「老海门照相馆往事系列一」东山正贵照相馆和门前的那只石狮子

4、「老海门照相馆往事系列二」石德坤丨龙宫照相馆的故事

莫道本土无文化,用心发掘鸣天下!

【“椒江文艺志愿者协会”招会员】

-END-

【文字:鲍澄文】

【图片:叶心源、鲍澄文、贺鸣声、方正中、衡水新闻网、卢赛、阮建华等】

【整理:里长】

【里长整理 若要转载请找“里长”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