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在中国一直以来都有“乱世储黄金”和“盛世兴收藏”这一说法噢,这两句话对于搞收藏而言,真乃是至理名言哩,我们用心去想一想,假若一个国家长期都身处在风雨飘摇与动荡不安之中,又加之连年的战争与天灾,必然会导致这个国家民不聊生,此时此刻的老百姓连吃饭都成为了很大的问题,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搞收藏啊?!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故而说,唯有当国家国泰民安国强民富、人民真正安居乐业的时候,方能去兴收藏、方才可以去搞所谓的收藏噢,只因为在这个时候的老百姓,已经不必每天为一日三餐问题而发愁了,当物质文明得到极大的满足之后,就要开始向往精神文明了,这个浅显简单的道理,古人早已知晓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写下这样的句子:“温饱思淫欲,饥寒生盗心。”……汉朝时期的文学家、史学家司马迁在《货殖列传序》也曰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伴随着老百姓的日子一天要一天来的好,真可谓是越过越红火,现如今大家纷纷都在说,我们算是赶上了收藏的好时机,因为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国家又接近盛世,正朝着盛世大踏步的前进哩!既然说是赶上了收藏的好时机,我们就要对我们国家的收藏热要有所了解噢。纵观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走到了今时今日,一共形成了五次收藏热,每一次收藏热的形成,国家基本上都是处在盛世之中。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我们国家历史上第一次收藏热潮是兴盛于北宋末期的宣和年间,这个年号是宋徽宗的第六个年号,也是宋徽宗的最后一个年号,这个时期主要还是以皇帝为主,主要是因为皇帝宋徽宗赵佶做宋朝皇子的时候,就欢喜各类艺术品和收藏品,一直延续到其做皇帝,未曾有间断过;第二次收藏热潮是兴盛于明朝晚期,这一时期主要还因为明朝短暂的兴盛起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尤其在江南地区那些比较多的富庶人家,对于各类收藏品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噢,不仅仅是这个样子哩,就连皇帝也莫不是如此,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哩;第三次收藏热潮是兴盛于我们国家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即清朝中叶的康乾盛世,在康乾盛世中,尤其是乾隆皇帝一生都酷爱各类收藏品与艺术品;第四次收藏热潮是兴盛于清朝末期至民国时期,第五次收藏的热潮就是当代社会,拿这五次收藏热潮来做一个比较的话,前三次收藏热潮的兴盛,最主要是以国家(皇帝)欢喜收藏为主,后两次收藏热潮主要是以富庶老百姓为主,这真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除了笔者上述所提到的五次收藏热潮以外,个人还是这样来理解并认为的,想要形成一股收藏的热潮,还要具备如下三个最最主要的特征哩,而且三者是缺一不可的,若缺少了就形不成收藏热潮。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第一个特征就是:必须获得官方(国家)的默许、提倡与支持噢。譬如说:在我们国家的第一次收藏热潮就和北宋第八任皇帝宋徽宗赵佶息息相关,赵佶是北宋第六任皇帝宋神宗赵顼的十一子,假若是要遴选中国历史上比较有名气的昏君,宋徽宗赵佶必定会列为其间,虽然其人在政治上可谓是毫无建树而言,却并不妨碍其人在艺术的道路上去大放异彩噢,在做皇子的时候就极其酷爱各类收藏品和艺术品,自从当上了皇帝、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以后,就更加热爱收藏了,还提倡大家都去搞搞收藏,不仅发明了一种书法字体——瘦金体,还创建了首个国家画院,并亲任了国画院院长,网罗了当时天下所有顶级的画家聚集在其门下,编纂了《宣和画谱》。之所以会如此,和宋朝的建国理念“重文轻武”有一定的关系之外,还和宋徽宗赵佶在做皇子时,不喜政治只钟爱艺术,而且吃喝玩乐无不精通不无关系。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又譬如说:各个省市级电视台纷纷开办了和收藏有关的节目,中央电视台开办了《鉴宝》、《一锤定音》;北京卫视开办了《天下收藏》;河南卫视开办了《华豫之门》;在笔者所在的城市上海,东方卫视曾开办过《好运传家宝》,在上海电视台的纪实频道当中,也开办了一档名叫《收藏》的节目,这档节目每期半个小时,一星期一次,每次都是放在星期六的下午播放,介绍的是古今中外各个时期的各类艺术品和收藏品,主要介绍的是我们国家自己的各类收藏品和艺术品……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还譬如说:国家、各省市博物馆及社会团体(个人)对文物的收购,2002年国家财政部出资2000万人民币购得北宋画家书法家米芾的书法作品《研山铭》;2003年4月上海博物馆出资450万美元购得《淳化阁帖》最善本,还举办过《淳化阁帖》展览会,让那些欢喜收藏与书法艺术的爱好者们竞相去参观学习,简直就是风靡了海内外和整个申城噢,真可谓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哩,笔者本人也去参观学习过的,还去购买收藏了两本普通精装本《淳化阁帖》,其中的一本就去赠送给了笔者的忘年交友人山水画画家名家王春国先生;上海龙美术馆馆长刘益谦在其本人在2014年4月份的时候,花掉了2.81亿港币去购得了明朝成化鸡缸杯【注解:2.5亿港币外加佣金0.31亿港币。】……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第二个特征就是:各种和收藏品有关的书籍集中去出版了。现如今之所以我们能够看到的、所有文物方面的出版物和各种收藏类别的书籍,全都是在收藏热潮大力推广与兴起的时候涌现出来的,而且无一例外,我们国家历史上五个收藏时期的热潮都莫不是如此噢。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譬如说:北宋宣和时期编纂的《宣和画谱》、《宣和书谱》和《宣和博古图》;明朝时期的学者谷泰个人出资编纂的《博物要览》;明朝时期的学者曹明仲曹昭个人出资编纂的《格物要论》;清朝乾隆朝编纂的《石渠宝笈》;清朝时期的文学家、戏剧学家、戏剧理论家、美学家李笠翁李渔个人出资编纂的《闲情偶寄》……凡是种种可谓是不一而足。特别是自从1860年德国人珂尔巴特发明了珂罗版制版法之后,大量收藏类书籍和各种类型的文物图片得以大批量的出版印刷,因为采用珂罗版制版法所印刷出来的各种文物图片,基本上和原物保持一致,使得收藏爱好者和收藏家,可以“零距离的”看到各式各样的“实物”。特别是在当代中国,李卫出版了《中国古钱币鉴赏图典》、马广彦出版了《说瓷论藏》、收藏家马未都出版了马未都说收藏系列书籍、《瓷之色》、每隔四年国家会发行贵重金属金银纪念币图录……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第三个特征就是:摹古和做赝的风气变得蔚然成风。摹古和做赝之风气,并非是近几年才开始流行起来的,在我们国家古已有之,就拿离我们国家最近的朝代清朝时期来说,康熙朝和乾隆朝就特别喜欢摹古,康熙朝的瓷器就特别喜欢摹仿明代成化年间的瓷器;乾隆朝的瓷器就喜欢摹仿春秋战国时期的玉器,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光绪朝的瓷器就喜欢摹仿康乾盛世时期的瓷器,尽管是如此,但所制作出来的瓷器远达不到康乾盛世时期的高度……到了近现代,做赝之风更是层出不穷哩,说到青铜器作假,必定会说它不是出自河南商丘地区就是出自陕西西安地区,因为历史上这两个地区就是出产制作青铜器的地方;说到瓷器作假,必定会想到江西景德镇,江西景德镇历来被封为“瓷都”,因为历朝历代的瓷器大都烧造于景德镇……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既然是说到了收藏热潮,对于各式各样的收藏爱好者们而言,我们还是要对收藏的物品也要有一定的了解噢,我们国家的各种类型的收藏品,和我们国家的历史一样,同样是浩如烟海层出不穷哩。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譬如说:我们国家在各个时期所发行的各种类型的钱币,在钱币当中又可去分为古代各个朝代的铜钱(币)、古代各个朝代的金(银)元宝、机制银币……我们国家在各个时期所发行的邮票、各类有价票证、各种收藏类磁卡、古代乐器、古砚台、紫砂壶、珠宝玉石、藏书票、各类门票与票根、葫芦、鼻烟壶……凡是种种真可谓是不一而足举不胜举哩,假若我们还是要去举例的话,还是有很多很多的。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上述种种,只不过是笔者极其简单扼要的去做了一点点介绍而已,只是去述说了一点点和收藏有关的情况与一些基本常识,仅仅是一点皮毛仅此而已,实则,在收藏的全过程当中,凡是和收藏有关的故事、文化、知识……还有很多噢,是说(学)也说(学)不完的哩!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虽然现如今的收藏热潮一浪要高过一浪,也有很多人十分酷爱收藏,假若自身不去对各类收藏品、以及收藏市场有所深入了解,也没有好好地学习过收藏的知识,就匆忙进入,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行文至此,笔者还想去述说这样一段收藏方面的心得体会噢,搞收藏是有着极其重要的一条原则性的,不单单你我要牢牢地去默记在内心深处、还要好好地去把握好一个度,那就是——个人在搞收藏的时候,一定要去做到量力而行,本人有多大的本事、能量、经济实力、学识,就搞多大的事情,在搞收藏的时候,千万不能去搞超越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还有的就是,搞收藏坚决不能影响到正常的家庭生活、工作和学习,不能为了搞所谓的收藏,而去做粉末倒置的事情!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备注:①文章为作者原创;②各种收藏类图片以及各类文字动图图片均来源于网络上;③感谢原创图片。】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藏海雅事之——闲话收藏(其三)

老倌侠客居(陆伟)写于2014年12月28日星期日下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