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 人物身份 』

宁波粮票收藏家:

周强华

在过去的2019年中,微博热搜榜单上出现一个人的名字,他就是袁隆平。光19年下半年,袁老就有29次登上热搜榜,人民日报等各种媒体争相报道,堪称顶级流量。

热搜的背后,是众人对袁老的的喜爱。甚至还有人笑称“只有袁爷爷可以说我胖,毕竟我吃他家大米了。”在那个没有杂交水稻大米的年代究竟有多难过……

今天的人物周强华就曾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饥荒,他总说:“每当整理这些粮食票证时,不由自主地会联想起那‘三年困难时期’的情景。正是由于经历了这难忘的岁月,我迷上了粮票这类收藏。”

– 1 –

周强华与粮票的不解之缘开始于高中时期。

那时周强华就读于镇海中学,住宿在学校。他清晰的记得,班上有不少来自农村的同学,因为缺粮,有些同学不得不休学回家。而在校的同学也过得不容易,就一点主粮(其中还搭杂粮),在学校食堂吃菜也限量(中、晚各发给1张莱票)且又没什么油水,即使是刚吃完饭,肚子仍还觉得是空荡荡的。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班上有一个同学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他总会从家里带些炒熟的细糠粉来,晚自学课后吃两勺,其他同学见了馋得直咽口水。

而一到月底就更惨了,有个别同学前吃后空,最后两天就没了饭票,只得躺在床上请病假,还有的得了浮肿病。白天每节课后,大家感到又饿又冷,都会争先恐后地挤到教室旁的墙根下,晒太阳取暖。

“食堂用罐蒸米饭,晚饭要选最满的(其实是稀汤米饭),晚饭先吃干一点的,米汤留作晚自学后吃,以免饿得睡不好觉。”周强华回忆着说道。

正是一次又一次的挨饿经历,周强华不禁想到:要是拥有很多的粮票,自己也就不用挨饿了吧!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念头,他开始收集粮票。

上世纪六十年代,周强华大学毕业,分配到铁路系统工作。那时出差机会多,一旦外出,周强华见有各地的一两、半两的粮票,宁可少吃一口,也要把这些票证当宝贝一样地收藏起来。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他就这样一直持续到粮票在全国范围内取消。

– 2 –

在那时的岁月中,粮食的定量十分有限,食油供应稀少,肉类更为紧张,穿的用的也是少之又少,城镇居民的各种供应,离开不了这十分紧缺的票证,而农村,则是连这样有限的紧缺票证也难以保障,吃的靠自己生产的口粮及蔬菜,生活必须品要用农副产品去换取,特别是在困难时期,各种供应物资又随之缩减,当时的生活之艰辛,对于生活在今天的人们来说简直是难以想象。

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周强华,每当看到放开喝酒、吃饭、吃菜、吃肉的画面时,脑海中总会想起当年的票证,更是会感觉到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珍贵”,怎么能舍得有半点饭菜被浪费。如今的粮食虽富有了,生活有了相当大的改善,但周强华始终认为不能忘记那过去的艰难困苦的岁月。

周强华收集到的当年票证中,发行的最小票证计量值,简真可以与现在买卖黄金首饰的计量值相比拟。

其中面额值为五厘的肉票,在今天来看,这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五厘肉票这是当年物资供应紧张的写真。五厘肉,可能只能包个小小的饺子吧!

还有二厘的副食品票证又能买到点什么呢?伍分伍厘油票的油还不够用来润润炒菜锅。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一毫的针织品,规定只可以买一分钱的针织品,一厘米的布票,也就只能买条红头绳的布,给孩子扎辫子。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还有一市钱的线票、一分钱的银行储蓄存单……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粮票虽已退出了中国的历史舞台,但周强华的爱好热情未曾减少。退休以后的他反倒更加疯狂,借助于电脑,打开视野,抓住了收集各种粮食票证的机会。

甚至周强华一周的行程都是固定的:周一到周五网上查阅购买各种粮票,而周末则去范宅藏品市场淘地摊货。年年如此,家人劝告多次也没用。

“你这些纸张买了有啥作用,钱还大把大把花!”每当听着老伴的话语,周强华也不告诉老伴多少钱买的,反而回答道:“我不抽烟不喝酒,只有这个小爱好,你就当我花钱抽烟喝酒了吧。”渐渐地,家人也不再阻止周强华。

到目前,据周强华所说,他已收集到从清康熙年间以来到2006年1月1日止取消皇粮国税的田赋票证。此外一直来还收集了民国购粮储券、粮食库券、解放区粮证粮据、解放后的全国各省市的粮油票、饲料票、优待售粮储蓄存单、侨汇券、购粮证、粮食转移证、解放前后的革命残废军人抚恤粮及其它与粮有关票证等,现已收集有2万余种不同类别的相关粮食票证,遍布全国各省、直辖市及1100多个地区、市、县等。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周强华收藏的各类粮票)

– 3 –

周强华并不觉得自己的是个粮票收藏家,因为他觉得收藏这条路是无穷无尽的,永远不知道粮票的底在哪。

与粮食相关的各种票证的种类较多,虽然它们都有着与粮食相关的共性,但是互相间还是有着较大的个性差异,在“粮食票证”中,周强华觉得特别有研究价值的应该说是粮食供应证即购粮证,它是个大家族,其种类非常多,粮证比粮票的载体大,内涵更丰富,这是粮票所无法展示的,不同时期的粮证,有着不同的政治文化特征,粮证上的内容、数据丰富真实,与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不同时期的粮食政策息息相关。

周强华从1996年收集到第一本粮证 “浙江省镇海县1955年粮食三定证”为起始, 现己收集有各种不同类别的粮证多达2500余种本,其中特别注重于对五十年代及之前粮本的收集,数量占到粮本收集总数的五分之二。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因此,周强华更愿意称自己为“粮证收藏爱好者”,几乎每一本粮证都和他有一个故事。

周强华曾在网上淘到了一本上海1949年10月发行的员工消费合作社社员配购证,为了证明这是否是上海解放后最早的配购证,周强华向《上海滩杂志》进行了投稿,文章内容为相对此证为上海最早论证。这家杂志一般很难投稿成功,过了一段时间后,周强华见没回应也就看淡了,却没想到二年后,他接到了来自上海的回复,投稿将在2019年4月的杂志上刊登。从中也证实了这的确是上海解放后最早的配购证。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也电话了解情况,并问询周强华手上还有没有其他资料,也打算特地过来采访他。不过后来,因为该频道在北京拿到了更多的资料,由于节目篇幅和时间的限制,便遗憾的取消了采访。相关节目的最后,在提供资料的名单中也列有周强华名单,并寄来了此项节目的碟片已做纪念。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周强华的粮证收藏品中,1947年哈尔滨的解放区粮证是其最为珍贵的粮证藏品之一,据了解至今仅发现两本。

当时,对方开价120一本,周强华一听,自己一个月的工资都没这么多,当即问道:“可不可以便宜点,我也是诚心买的。”对方却不以为意,“这个一分钱也不能便宜的,想要买的人多得很。”听罢他心里想到,这种好东西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立马咬咬牙买了下来。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周强华总会时不时看看收集到的当年的一张张粮票、一本本粮证,仿佛置身于当年。他说:“起初买票心切,虽然买到不少假货,交了学费,但看着这些收集着的粮票,内心深处总会被触动。”

– 4 –

周强华认为粮食票证收藏品也是一个具有历史文化内涵的载体,不仅为了收藏而收集,而是更需着手研究其与它相关的历史,提高收藏趣味,进而向收藏史、收藏文化的高度发展。

他希望把自己的收藏品能为研究近代历史的学者提供有用的资料,让更多爱好者来共同欣赏、推敲,让更多青年朋友了解其当时的历史知识。

而近几年,从粮票收集中,发现有的票证上含有看不懂的算筹码子数字,为弄懂这些资料,他从众多的资料中,深入研究,经过几年努力,周强华又做了另一件事情:在一位志同道合的老先生相助下编辑了一本长达300页图文并茂的《商用数码活化石——“码子数字”珍藏品鉴赏·解读·研究·体会》的书稿 。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宁波收藏者 | 一顿吃不饱的饭,点燃了他的收藏热情

不过苦于种种原因,这一份编辑后的内含历史文化遗产的书没能出版,周强华也希望能通过宁波大众的帮助,让这本书面向大众。这便是周强华未来不断努力的事情,他认为做有价值的事情,成为有价值的人,即使是已经上了年纪,仍旧可以发出余光余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