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吴湖帆(1894—1968)的收藏不同于同时期上海其他书画收藏家。他的收藏更具有系统性、正统性、艺术性、学术性、趣味性。相较于其他收藏家而言,不论是对中国画的理解,还是鉴定的方法以及对画作的研究,吴湖帆都独树一帜。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其一,系统性。在他的《梅景书屋书画小记》中可以看到吴氏收藏的系统性特征。从唐代李昭道《落霞孤鹜纨扇》、陆柬之《书兰亭诗卷》、怀素《草书千字文》以及韩干之马、戴嵩之牛到晚清任渭长、赵之谦的作品,几乎囊括了中国书法史、绘画史中所有标志性的艺术家。通过观赏吴湖帆的这些藏品,可以对中国古代书法和绘画的发展脉络有一个概览。按照吴湖帆收藏的中国古代书画的脉络来学习中国书法史、绘画史是一条正道,会少走许多弯路。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梅景书屋书画小记》

其二,正统性。中国古代书画发展到明末,由当时的艺坛盟主董其昌确定了以文人书画为正宗的审美取向,加之古代文人特别强调“正经宗纬”,使得这种审美取向一直延续下来。吴湖帆的藏品上溯唐宋,下启明清,均是历代正宗。其收藏以明代吴门画派与清初六家为最,这些都是当时流行的风格,从中可以较好地概括提炼出各时期书画的时代风格。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明代吴门画派先驱 徐贲 《快雪时晴图》

其三,艺术性。吴湖帆对中国书画的鉴赏能力和收藏习惯是他对书画正统性偏好的延续。他十分重视画家、书法家的艺术水准,只要在艺术层面达到了一定水准,即使不知名画家的作品也成为其藏品。

其四,学术性。吴湖帆收藏的明清书画多为大家名作,这为其学术研究提供了较为可靠的依据。在晚清民国时期,书画鉴定和其他的古董鉴定一样,往往通过比对图像,用经验完成,这样的鉴定方法有一个十分贴切的名字叫“眼学”。吴湖帆却用另外一种更加直接的方式表达了他的观点。他在自己收藏或者过目的书画上直接题跋,向该作品日后的每一个观众展示了自己对作品及其时代风格的认识。在各类古董鉴定中,由于画家、书法家的风格可能因为年龄、性情、境遇的不同而出现巨大的变化,所以书画评鉴的知识也最为丰富。上海博物馆藏赵子昂书法《秋兴诗》后就有赵氏本人题跋“此书为吾四十年前所书,今人观之未必以为吾书也。”吴湖帆往往会收藏一些具有典型意义的作品,比如通过这件作品可以较为容易地理解某一大家在某一时期的典型风格。如沈周《西山纪游图》(图2),吴湖帆在题跋里就介绍了沈氏画风,早年以《庐山高》为最,晚年以此图为最。今天人们在鉴定沈周晚年作品也就是所谓“粗沈”的时候就是将《西山纪游图》作为“标准器”,看看其中皴法、点子、款识等信息,就能够比较科学地完成沈周晚年画的鉴定。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明 沈周 西山记游图卷 纸本墨笔 28.6×867.5cm 上海博物馆藏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明 沈周 西山记游图卷 纸本墨笔 28.6×867.5cm 上海博物馆藏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明 沈周 西山记游图卷 纸本墨笔 28.6×867.5cm 上海博物馆藏

吴湖帆还有一类题跋也体现了其藏画的学术性。如元代唐棣《雪港捕鱼图》上吴湖帆长篇题跋介绍了元代山水画从董源、巨然而来,又有赵孟頫、高克恭两派,并列举了其中的不少代表画家。在张中《芙蓉鸳鸯图》上,吴湖帆同样有长篇题跋“子政(张中)工花鸟与王若水齐名,为元代两大巨擘。据画史称其山水宗黄子久,亦能墨戏。其所作山水真迹余固未之见也……”。这对元代绘画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唐棣《雪港捕鱼图》

吴湖帆从不掩饰自己对于清代恽寿平绘画的热爱,在恽寿平《花卉册》后曾跋“余最爱南田花卉”云云,字里行间充满对恽寿平的推崇。在此册中有一方“寿平”朱文印,吴湖帆在裱边上进行考订,写到“乙丑以后此寿平朱文印平字下直弯处已断,如是甲子以前平尚完整。”由此考证出恽寿平此册为五十三岁前作。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恽寿平《花卉册 》 设色纸本

其五,趣味性。吴湖帆收藏书画时,往往将若干张不同作品一起装裱,使其更具有趣味性。比如,马湘兰《水仙图》与王稚登《书法册》。马湘兰是明末与董小宛、李香君、陈圆圆等人齐名的秦淮八艳,他和王稚登曾有一段爱情故事,然最终未能成为眷属。吴湖帆将两人书画合璧也算是成人之美。另外吴湖帆、潘静淑夫妇喜欢猫,据说吴湖帆收藏历代猫题材的画不下百幅。比如恽寿平《猫蝶图》(图5),画中猫的憨态可掬,花草背景又不失南田神韵,堪称不可多得的南田妙笔。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恽寿平《秋花猫蝶图》 吴湖帆旧藏

除了活泼惹人的猫,吴湖帆的收藏中还有一本清代大画家华喦的《婴戏图册》,表现了孩童玩耍的童趣。吴湖帆题签“华秋岳儿戏图”,并题跋“华秋岳画人物为清代第一。此册专作儿戏尤是天机活泼而笔法生动,在十州老莲外独具机杼堪称鼎足,固非余子可拟也,洵为神逸之品。甲申秋吴湖帆识。”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华喦《婴戏图册》其一

同时,吴湖帆的梅景书屋中还收藏有不少历代女画家的作品,《梅景书屋书画小记》中专门有“女史”篇,记录元代管道升到清代金五云等历代女画家作品。比如明代文俶《墨梅图》、李茵《芙蓉鸳鸯图》。此外,一些有故事的作品也是吴湖帆喜欢收藏的。比如,在明末清初金孝章《群芳合璧》册页后题跋:“吾家旧居双林巷春草闲房,孝章先生故里也。”原来画家金孝章旧居曾被吴氏祖上购得,几百年后两人竟同住一处,这是吴湖帆一定要收藏此册的原因。

身兼数职的收藏达人吴湖帆:既是山水大师,又是顶尖仿摹高手

清 李因 《芙蓉鸳鸯图》 纸本墨笔 纵115厘米×横47.3厘米 现藏上海博物馆

鉴于吴湖帆经济水平较难支撑其书画收藏,所以他经常用古器物来交换喜爱的书画作品。他曾用宋代名窑瓷器换取清初王时敏的册页,用古籍善本换来宋佚名画家《樱桃黄鹂图》,并题跋“己丑春日,兵戈仓皇中,获此图,典书相易。”这一方面体现出他率性豁达的性格,也反映出他对书画艺术的热爱。

清初画坛大师王鉴曾经在自己画册后题跋写道“董文敏尝谓书画收藏家与鉴藏不同,收藏乃有力好名者,不分真赝,概以重值得之,置之高阁,经年不观,尘埃积寸;鉴藏家得片经只字,如天球拱璧,性命倚之”。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收藏习惯,有的收藏家就是在买进和卖出时看看其藏品,其他时间便将其束之高阁。吴湖帆显然不是这样,他热爱自己收藏的画作,对自己的藏品都进行了十分细致的整理、记录和研究,可以算是真正的鉴藏家。他的鉴藏经历,为今天的收藏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启示。

(此处已添加圈子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