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民间收藏丨湘潭人许波:收藏让我乐在其中

湘潭在线3月30日讯(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王超)今年43岁的许波,是土生土长的湘潭人,如今在湘潭做餐饮和经营客栈。除了“生意人”这个身份标签,他还是一位收藏达人。从明清时期的石雕、木雕,到古代绣品,再到木匾额,跨越几百年历史的古玩,许波都有收藏。

“木雕、石雕和绣品都是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物件,它们最接地气,又最让现代人有亲近感。”在许波看来,每次拿起藏品细细端详的时候,就像坐上了时间列车,穿行在历史长河中,让他如痴如醉。

老物件开启了全新的世界

3月21日,我们见到许波时,他正在家中整理藏品。“每每见到这些老物件,我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介绍起自己收藏的古玩,许波如数家珍。

可能大家会好奇,这么一位收藏达人,一定是学历史出身的吧?答案还真不是。许波从中学毕业后,一直在商海打拼,他开过饭店、办过酒店,闲暇时最大的事便是古玩收藏。

为什么会迷恋上收藏呢?许波瞬间打开了话匣子——“都是因为一枚古钱币。”在他小时候,隔壁住着一位收藏爱好者。“他家里装饰得古色古香,文化味特别浓。”许波告诉我们,那些历朝历代的字画、工艺品,一下子就激起了他的兴趣。有时为了过过眼瘾,他隔三差五就要“借故”去这位邻居家玩。“那时候老百姓的精神文化生活还比较单调,这些老物件仿佛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许波说。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学识的长进,许波对收藏越发感兴趣。他至今记得,10岁那年儿童节,父母给他5元钱去公园玩。刚走到雨湖公园门口,他就被沿线地摊上的古玩吸引。最后用这5元钱从地摊上买了枚古钱币。

迷恋上收藏老物件

如果说小时候买的这枚古钱币,是许波收藏古玩的启蒙,那么踏上社会就是他收藏古玩的开端。

有了自己的事业后,他有了固定收入。在此基础上,开始有意识地去偏远山村走访,收购老物件。“最开始,瓷器、钱币、书画、木雕、石雕都买过,只要是历史遗存,有眼缘的、好看的老物件,我都想买。”许波说,随着研究的深入,他已经不满足于下乡“铲地皮”带来的收获了。慢慢地,他更看重收藏的质量,开始有针对性地收集一些有价值、有文化含量的木雕、石雕、绣品和木匾额。许波说,这些老物件贯穿了民间生活的各个层面,而不同历史时期的物件,背后都有一段历史文化故事,“透过它们,你能触摸到人间的烟火味。”

七十二行,古玩为大。和其他行当比起来,古玩的水最深、套路也最多。许波深有感触地对我们说,进入古玩圈子久了,人会变得越来越“贪心”,“但凡好看的、美的都想占为己有。”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绝大多数涉猎古玩的人,都难免上当受骗。

玩收藏上当受骗,在圈子里叫“吃药”。让他印象最深的是,才进圈子那阵,他花高价从同行手里买了个赝品。要知道,在当时几千元可不是个小数目。那次受骗给许波好好上了一课。为了在以后的收藏道路上不会再看走眼、走弯路,许波决定下工夫苦修收藏方面的理论知识。“买了很多书,一有时间就去各地的文物市场学习。”

享受收藏的快乐

在湘潭收藏界,许波算得上是个特殊的存在,他既不附庸权贵圈子,也不加入各种流派组织。用他的话来说,“独处也是种快乐。”

2008年前后,他利用多年积累的收藏经验,为自己打造了一个理想中的“乌托邦”世界:古色古香的庭院里,青砖黛瓦、朱门白墙。走进其间,茂林修竹、亭台小榭,美不胜收。

在圈子里跋涉了三十多年,许波早已是业内小有名气的玩家,收藏让他有了些收获也有了很多感悟。他说,收藏古玩就是收藏故事,因为每一件古玩后面都有一个故事,探究这些故事,就是收藏的乐趣所在。

许波表示,有时面对一件件精美的藏品并把玩一番,沉浸古朴典雅又追求造型美丽的石雕、木雕等故事里,人心中的烦恼和不悦便一股脑儿烟消云散了。

延伸阅读:

玩收藏莫听“故事大王”忽悠

发掘藏品的历史信息是值得倡导的收藏理念,古玩给人带来的智慧启迪或许正来源于此。但是,如果缺乏学术积累和艺术修养,对故事的探索反而会让骗子有可乘之机,最容易听故事上当的正是眼力不足却抱着“捡漏”心态的收藏新手。

买古玩总要了解藏品的前世今生。一件古玩的历史沉淀也是它价值的一部分。但是有些卖家为了往膺品身上贴金,会编出离奇曲折的故事,以此来博取客户的信任。

关于创作背景、作者经历的故事尚可一听,但是一旦卖家讲起藏品来历,就要竖起耳朵听了。

最常见的故事是宝物流传史。一种是“苦出身”故事,卖家宣称商品来自农村的贫苦之家,从废物堆中被人发现,还能请买家亲往考察。另一种是“没落贵族”故事,卖家自称是晚清民国大族余裔,家中有不少古董,经历无数社会动荡被艰难地保留了下来。这些类似的故事经过抄袭借鉴、反复修改,渐渐地演变出各种版本。

既然有如此宝物,为何脱手?接下来便有苦情戏、豪情戏登场,或者家中突然遇上变故急需用钱,或者与有缘人交个朋友,忍痛割爱。当然,有关来历的故事本身也在持续更新。比如有的故事会紧跟着目前的反贪腐形势,宣称东西来自某某高官的私藏。

如果卖家展示的宝物与名品长相雷同,本是一项大忌,然而它却会成为忽悠新手的老梗,说辞是“它们本是一对(一组),另一件就是著名的……”

冒充回流文物也是惯用手法之一。膺品贩子把东西包装成流落国外、辗转回归的珍贵文物,有情怀的收藏爱好者很容易就被点燃了爱国热情。

发掘藏品的历史信息是值得倡导的收藏理念,古玩给人带来的智慧启迪或许正来源于此。但是,对故事的探索应该配合充分的学术积累和艺术修养,否则反而会变成骗子们眼里的死穴。

【来源:湘潭在线】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