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的本质,是一种抵抗

最近,经济学家说了,复工,不能只复供给方,也要复需求方,这样,商业的全链条才能贯通。——题记

总之,就是这段时间在家太久了,热切盼望着全行业、全链条早些全面复工。不然的话,人老是闲着,一定会胡思乱想,比如本文。——又题

无商不奸,无藏不贪。

如果是爱好收藏,却声称并不在意藏品在未来的兑现价值的,基本上都是假话。

既使是藏书,看起来这么文绉绉的事,甚至声称意在书籍内容的人,也会同时考量藏品的性价比。

即使是承继祖业,藏品的得来,这一代并未付出什么代价,却不代表祖上也没有付出过什么代价。祖上没有付出金钱的代价,也会付出其他的代价。即便祖上是非常规方式得来的,也会承担潜在的风险。

风险本身,就是代价。

有了代价,必定寻求兑现。

声称自己收藏这辈子都不卖的,多半是意气用事。无论为私为公,一旦资金短缺,多半会食言出售。

即使这辈子真的不卖,多会留给子孙,让子孙多一层经济保障,到底还是要卖。

即使不给子孙,也不出售,坚决捐献或用于社会公益,必求声名的回报。凡求回报的,就是在兑现。

金钱的兑现,声名的兑现,并无本质区别。

每个人都是收藏家,即使你以为自己并不在艺术品收藏圈。

有人收藏古董,有人收藏现金,有人收藏房子,甚至于旅行天下、美食打卡,各种各样的呈现,无一不可称之为收藏。

凡集少成多的行为,都是收藏。

凡收藏,都是一种贪婪。

这里的贪婪,应当是个中性词,因为它是对宿命的一种抵抗。

流逝的时间,没人抓得住。

但是,时间沉淀成了种种实物、种种技艺。对任何实物、技艺,及其虚拟等价物的收藏,都是对时间流逝、意义渺小这一终极宿命的对抗。

潜在地,我们希望留住那些时间。

或者说,我们想要多占有、多体验一些时间,以及时间的沉淀物。

人们对终极宿命的抵抗,既可以表现为对过去的时间沉淀物的集纳,也可以表现为对未来的掌控能力的渴求。

无论我们去收藏艺术品、赚钱、存房子、买股票、求偶、生儿育女、创业、迁徒、寻找信仰、追求权力……如此种种,都不过是企图为自己的生命包上一层尽可能坚硬的外壳,让自己感觉到自己有更强的体验力、创造力、延续力或掌控力。

虽然宿命一直存在,较之于浩瀚宇宙,生命或许渺小,我们却不甘束缚,希望可以有所作为。

既使有人去追求“放下”、“顺其自然”、“内心的安宁”,那也不过是另外一种的抵抗。

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士之耽兮,亦不可脱。

总之,最近这么清闲,闲到无与伦比,闲到去想这些虚无缥缈一一

又闲到了一个周末,我们热切地等待着做点什么,等待着整个圈子、全链条、一如既往地活跃起来。

人一闲着,就会胡思乱想,没事找事。

一忙起来,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浏览古籍,关注历史,自娱娱人

这里是旧书库

再一篇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