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圆明新园景区内的“天下农民收藏第一馆”

在时间的艺术面前,人类永远是那么渺小。

走进由横店四共委主席徐文荣一手打造的“天下农民收藏第一馆”和“第二馆”,会深刻体悟到收藏确实是人类与时间“抗衡”的重要途径。置身于一楼的奇石馆,一方方奇石或呈现造化神功,或展示人工奇巧,囊括了中国所有著名石种,排列成秦始皇兵马俑般的阵势,令人叹为观止。这一切,不过是徐文荣12年收藏内容的“冰山一角”。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徐文荣在馆内

12年来,这位中国文化产业的领跑者、横店影视城的缔造者,无惧甚嚣尘上的各种议论,不仅斥巨资收藏了90多个门类17.5万余件艺术品,还在专家云集的各种场合为民间收藏事业发声,不断更新业界的收藏观念,只因为他始终认定:收藏是人类、民族、国家永无止境的基业,也是延续其源远流长历史和文化的根本命脉。

和圆明新园一起出发的收藏梦

2008年2月18日,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年逾古稀的徐文荣正式宣布:横店将投资200亿元建造圆明新园,其中70亿元用于基本建设,130亿元用于圆明园流散文物的回收。

从最初的“重建圆明园”,到后来“复建圆明园95%建筑、增建八国著名建筑,同时复建康熙宫廷”,徐文荣收获的不仅是中国传统营造知识精华,更有对圆明园内瑰丽的物质文明的认识:“请您用大理石,用玉石,用青铜,用瓷器建造一个梦,用雪松做它的屋架,给它上上下下缀满宝石,披上绸缎。这儿盖神殿,那儿建后宫,造城楼,里面放上神像,放上异兽,饰以琉璃,饰以珐琅,饰以黄金,施以脂粉。”法国大文豪雨果为“万园之园”描绘的这些细节,在徐文荣的努力下,基本得以复原—— 建筑面积达3.5万平方米的“第一馆”,再现了用大理石、玉石、青铜、瓷器建造的梦;荟萃万尊佛像的“万尊楼”、汇聚世界各地“异兽”的野生动物标本馆、散布在圆明新园各个建筑内的珠宝玉石艺术品,装饰着这座园林,也为游人提供了解读这段历史的实物“索引”。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馆藏石雕

即使是在“重建圆明园”项目被按下暂停键的日子里,徐文荣也没有停止收藏。圆明园流散文物的回收极为艰难,他就先把目光转向近在咫尺的中国木雕城,收藏了众多木雕竹编精品,包括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吴初伟、何福礼、徐经彬等人的代表作。厚古而不薄今,以传统为基础,随时吸纳有价值的新型藏品,徐文荣相信,只要有深厚的文化内涵和精妙的传统工艺加持,时间会为这些藏品刷上包浆,凸显其独特的价值。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馆藏木雕

通过收藏艺术品实现资产增值,这是很多藏家的目标。徐文荣却不这么看,物比人的生命更长久,通过物质载体实现文化传承,保持文明不断脉才是根本。当年,他把收藏的濒危古建筑搬到横店,建起明清民居博览城,不仅为剧组提供了拍摄基地,而且让这里成为旅游目的地。最重要的是,这个曾引起争议的古建筑“易地保护”做法,如今却成了业界公认的“通法”。

“圆明新园不能仅有屋子,也不能仅有剧组,有了这些藏品,更能增加园子的吸引力。”这位86岁的老人从不把“黏性”“流量”等流行词汇挂在嘴上,却精准把握住了英法联军劫掠圆明园暴行背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巨大吸引力。呈现“万园之园”的文化精髓,让横店成为国内民间收藏的胜地,在壮大影视旅游业的同时,带动更多周边产业,才是他的目的。

一腔热诚感动众多收藏家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徐文荣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一番话,犹如吹响了集结号,众多藏家纷至沓来。这其中有希望他收购藏品的,也有感佩于他的民族大义而毅然捐赠的。

作为横店四共委办公室主任,李坚强见证了多次捐赠善举。2008年3月,上海89岁的老红军倪弘毅给徐文荣来信,说想捐赠自己收藏的一只玉兔。老人当年曾是彭雪枫将军的部下,听说横店要造圆明新园,很是激动。老人说这只玉兔可能是从圆明园内流出,臀部还留有火烧痕迹。受徐文荣委托,李坚强前往上海接收赠品,倪弘毅也成为向圆明新园捐赠艺术品的第一人。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当年7月,徐文荣提出在横店明清民居博览城打造文玩艺术品集散中心,来自江苏溧阳的徐志坚首批入驻。在频繁的接触中,徐志坚了解到徐文荣为横店做出的巨大贡献以及为建造圆明新园而付出的巨大努力,决定建造“徐氏友谊馆”,把馆藏珍品捐赠给文荣慈善基金会,届时再捐给圆明新园。之后,两人又设立了“徐氏友谊二馆”,徐志坚再次捐赠。两次捐赠为圆明新园增添了1211件藏品,涉及红山文化、良渚文化、马家窑文化时期的艺术品,以及汉代玉器、唐代彩陶、宋元明清的名窑瓷器。

同样与徐文荣设立联合展馆的还有湖北籍收藏家余皖生、刘笑益师徒。三人于2009年9月开设的“三友古玩艺术精品馆”不仅见证了徐文荣对民间藏家的“礼贤下士”,还为明清民居博览城增添了“看点”,吸引了众多藏家前来交流。2011年,经过深思熟虑的余皖生把68件宋元明清陶瓷珍品捐赠给文荣慈善基金会,徐文荣专门为他设立了“余皖生捐赠展馆”。2018年圆明新园建成开放后,徐文荣特意邀请了刘笑益回到横店,看到宏大壮丽的圆明新园,刘笑益激动不已,捐赠了数百件藏品。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馆藏青铜器

如果说横店影视城让人见识了徐文荣“无中生有”的能力,圆明新园就是证实了徐文荣“造梦圆梦”的壮举。收藏家项斌偶然得知这位老人铁心要造圆明新园时,主动提出捐赠一批唐三彩和瓷器、青铜器,慷慨地让徐文荣自行挑选并谢绝了横店方面的任何回馈。在专家把关下,李坚强前往北京接收了389件珍贵藏品。

随着横店圆明新园项目正式启动,“异想天开”的梦想终于照进现实,越来越多的藏家对徐文荣的初心有了全新认识,对其收藏事业的信任度剧增。2015年4月,横店四共委接到了一个来自台湾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台湾嘉玉堂的主人林嘉玮,在细致了解圆明新园的情况后,主动提出想捐赠3件清乾隆款铜胎掐丝珐琅。林嘉玮的父亲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欧洲寻访流失海外的皇家珍宝,这3件珍品就得自海外。当年5月10日,在横店圆明新园启幕盛典上,林嘉玮派助手向徐文荣捐赠了这3件与圆明园有着深厚渊源的藏品。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民间捐赠所代表的民意风起云涌,业界专家也用有力的支持为徐文荣的收藏事业做了“鉴定”。原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孙学海曾在十年动乱期间,冒险抢救了大量文物,并坚定地认为大量珍品存在于民间。他多次前来横店鉴宝,由衷感叹“横店有的,世界不一定有;世界没有的,横店有”。2010年,孙学海把自己收藏的110件藏品无偿捐献给横店,以支持徐文荣发展收藏事业,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据统计,自2008年以来,共有百余位藏家向文荣慈善基金会和横店圆明新园捐赠了7000余件艺术品。

让藏品传递历史更传播文化自信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馆内藏品

经过12年收藏,徐文荣还未停止“收进来”,同时已在思考如何“用起来”。他说还要继续秉承“精、珍、绝”的标准,收藏精品,收来路清晰、传承有绪的珍品。“我喜欢中华民族代代传承的文化精品!”他认为,在横店大力发展民间收藏文化,正是传承中华文明、普及鉴赏知识的行为,更是进一步支持和加快民间收藏事业的发展,推动文化产业大发展、大繁荣的行为。这是一种由内而外、从心底散发的文化自信。

收藏也给徐文荣的晚年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圆明新园内一共有300多个展馆,在其建造的四年多时间里,只要不出横店,徐文荣每天都到工地去巡视。主体建筑完工后,每个展馆的藏品陈设徐文荣都亲力亲为。有一次,一个展馆内的一件明朝花瓶怎么摆放都不妥,徐文荣得知后,自己跑到那个馆内研究了半天,终于安置妥当。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现在,徐文荣的藏品主要集中在圆明新园景区的“天下农民收藏第一馆”、第二馆、珍宝馆、掐丝珐琅专门馆,以及明清民居博览城内的100多幢古建筑内。

他对民间收藏爱好者宽厚仁慈,想方设法帮助解决困难;他也对收藏界的弊端深恶痛绝。很多人质疑他的藏品真伪问题,他就提出以鉴定专家、收藏专家、高仿专家、仪器检测“四结合”来判断,在民间收藏领域最早从事仪器检测的北京鉴藏家朱震的帮助下,建立了横店文物艺术品科学检测中心。朱震还两次将珍藏多年的39件铜鎏金系列精品和13套明清宫廷家具捐赠给圆明新园,部分家具陈设在圆明新园“濂溪乐处”。

徐文荣:收藏背后的文化诉求

对有历史年份的藏品努力做到“确真、确权、确值”,与此同时,徐文荣更多思考如何让馆藏资源“活起来”。在他看来,民间收藏家要以市场为导向,积极参与文化艺术藏品的市场交换,以藏养藏,同时促进藏品的文化交流。“通过这些藏品,大家可以了解中国的历史、中国人的创造力,坚定实现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虽然已经年过八旬,但徐文荣对自己追逐的梦想一如既往地执著。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带动,让更多的古玩和艺术品藏家到横店来安家落户,在横店形成一个古玩艺术品的集散地,与横店的影视旅游业紧密结合。

“今天的文物当年曾是古人的日用品,今人的创造在未来也可能成为文物。”这是许多人耳熟能详的徐文荣的一句“名言”。就横店影视城而言,很多拍摄基地都是对历史环境的“再造”,是历史建筑的“衍生品”,但是在这里上演了无数传奇,缔造了中国最大的影视产业。2014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著名油画家金城先生,把自己费时7年苦心临摹的300幅世界名画,捐赠给圆明新园。这些画被展示在夏苑,令无数游客流连忘返——跳脱经济价值,让更多人一睹历史、亲近文化,这才是徐文荣所坚持的收藏事业真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