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影像上海”看当代摄影艺术作品的创作与收藏

冯锐

第七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昨日在沪降下帷幕。受疫情影响,本届艺博会的防控及应对措施严格,观众需持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方可入场,但依旧吸引不少观众前来,不少藏家身现其中,他们不仅解囊收藏,也带来一些观察和思考。

11月3日展览现场

据雅昌艺术网于本月4日的统计数据,参展的30家画廊售出的作品已超过百件,多家画廊销售总额突破百万元。其中,三影堂+3画廊此次带来的荣荣&映里的新作《即非京都1-1-1》在开幕不久便已售出4版,作品价格为26.8万。See+画廊在开幕当日即有5位艺术家的10件以上的作品售出,销售总额突破百万。德玉堂画廊带来的2幅作品也确定售出,其中康迪达·赫弗德《普瓦西萨伏伊别墅》以6万欧元的价格售出。

《即非京都》 荣荣&映里 作品

《普瓦西萨伏伊别墅》 康迪达·赫弗德 作品

纵览本届艺博会中展览及参展画廊带来的影像作品,除去泰吉轩画廊带来的几幅摄影术发明初期的古董级作品,其它影像作品以当代摄影中的观念摄影和当代艺术为主。其中,三影堂+3画廊带来的具本昌、德玉堂画廊带来的杨泳梁的观念摄影作品引人注目。除此之外,西画廊带来了导演王兵在辽宁沈阳铁西区拍摄的52幅摄影作品,这些作品曾在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中展出,总价300多万人民币。当天其以铁西区创作的DV形式的作品被贴上多个红点。

《极夜花火》 杨泳梁 作品

泰吉轩画廊带来的数幅古董级摄影作品

三影堂+3画廊带来的具本昌的摄影作品

资深摄影家彭祥杰在观展后第一时间在他在朋友圈中感慨,“除去个别画廊的国外殿堂级记录摄影大师的作品和稀少的品牌赞助主题展,所谓‘中国纪实’摄影几乎不见踪影。”这在一个侧面上反映了中国摄影收藏和市场的基础行情,摄影潮流的风向正在变,纪实摄影不再像前几届占主导地位,但是它在摄影活动当中依旧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纪实摄影的发展不仅受到来自西方艺术潮流的影响,也跟中国自身的政治、文化现状有关,这个时代,纪实摄影在蓬勃强劲的中国依旧还是最好的时期,就像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西方摄影。

沈浩鹏先生以“乱话三千”的调侃形式,对本次展览做出他自己的评价。他认为,“作品装裱尺幅都相当到位,但流于形式居多,难以触及深层次的思考,只是在寻找一种貌似当代的表现手段或者材质形式,最后如同小发明一样,找到了自认为原创的方法而暗自雀跃——过于注重方法而忽略了内心的培养与表达。”沈浩鹏先生常年活跃于当代艺术、设计、摄影等多个领域。本次影像艺术博览会他收获了迈克尔•肯纳(Michael Kenna) 和蜷川实花(Ninagawa Mika)两幅作品。

驻足在王兵铁西区作品前的观众

现场

艺博会延续了往年的“对话”板块,旨在深入地探寻和发展当地与国际的艺术影像市场,并推广亚太地区的艺术家和其作品。本次参与藏家对谈的三位藏家分别为Cissy陈媛、王珺及Andrew Ruff。

Cissy陈媛小姐坦言偏好当代艺术。“我虽然也收藏西方的艺术作品,但很大部分是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她在对谈上说,“因为我生活在这里(中国),我和这些艺术家一起成长,一起经历时代的变革,这是很有意义的。”藏家王珺先生的影像收藏涉猎广泛,其收藏史长达20年。他认为收藏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任何收藏都应跟随收藏者的个人喜好进行。他在对谈中提到,“收藏首先得感动,是爱,或者是一种回忆,又或者是这幅作品给你带来了一种新的震撼。”王珺先生创办的光社影像中心曾展出荒木经惟的作品。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荒木经惟的作品是日本美学的一种呈现,其作品内涵着艺术家更个体、更真实的表达和流露。着眼于艺术家在创作时的个人感受,这体现出王珺先生的收藏倾向。

11月4日的“藏家对话”现场,从左到右依次为:Andrew Ruff、Cissy陈媛、王珺

“中国显然已经是世界艺术市场中最活跃的地方。” 资深藏家Andrew Ruff用流利的中文与台下观众分享。疫情虽然已经变成一个社会现实,不断影响着社会及经济运行的方方面面,但他认为,疫情对中国影像收藏市场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同时,相较于国外艺术作品,国内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浮动更小。

一名外国观众正在观看主题展“上海世纪:上海精神”

驻足于森山大道作品前的年轻观众

画廊工作人员正在为藏家解说作品

Cissy陈媛也分享了她在疫情中的观察,“去年因为疫情原因一直待在家里。特别是到了今年,我身边的藏家朋友都开始进行‘报复性消费’。”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发展总监王丽云也肯定了这一说法,艺术市场、特别是影像收藏市场在疫情影响下不降反升。同时,疫情也给艺术家的创作带来不同影响,Cissy陈媛所熟知的艺术家朋友开始居家创作,受场地限制,艺术家们开始创作一些小尺幅的作品。

这使人联想到A16展位的无忌NFT画廊带来的NFT艺术作品。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符码)的艺术交易,在2020年下半年以来俨然成为资本市场和艺术市场的一大热门。今年3月,佳士得主办了由专业拍卖行主导的首次NFT拍卖会,会上一部影像作品由100美元起拍,最终创下6930万美元天价。同时,这种基于加密货币的NFT作品更受年轻人的青睐。笔者观察到,一对年轻夫妇饶有兴趣地跟随无忌NFT画廊工作人员的讲解,他们在数分钟之内就敲定了一桩NFT作品的交易。

一位观众正在无忌NFT画廊拍照

《CryptoPunk #6696》、《CryptoPunk #8783》 Larva Labs 作品

两位年轻藏家正在倾听画廊工作人员的讲解

藏家是否经过深思熟虑才完成一幅艺术品的交易?Cissy陈媛在对谈中分享了她最近发现的新现象,有些新手藏家出于装饰的目的前往画廊购买艺术品,但他们在不了解作品创作者的情况下就直接买走了。她认为,这种“不加研究”的收藏行为虽然看似奇怪,但最终这些新手藏家会随着收藏增多开始逐渐研究艺术、享受钻研艺术的过程,“这才是收藏的乐趣。”

11月4日晚,天色以沉,正在继续的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

11月4日晚,正在前往展馆的观众

受疫情影响,一些境外画廊缺席本届艺博会,但随着中国影像艺术的长足发展及国内藏家群体的扩大,影像收藏热持续看好应在预料之中,这只是时间的问题。本届影像艺博会也是探索与研究中国影像收藏现状及变化的良好机会。

责任编辑:许海峰

校对:张亮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