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乾隆大人也不得不保存这种纸张

有一种纸

就连乾隆皇帝都得省着用

一般只有他最珍爱的书画才配用这种纸来装裱

比如《快雪时晴帖》《中秋帖》《伯远帖》

《平复帖》《人骑图》《兰亭序》神龙本的引首

都是用这种纸来装裱的

它是什么纸?

究竟有何稀罕的?

小编不卖关子了!

它叫金粟山藏经纸

在宋代,这种纸甚至贵过名家书画

乾隆仿金粟山藏经纸八张 来源:广东崇正

在本季秋拍中,便出现了两件与金粟山藏经纸有关的作品——北宋写本金粟山大藏经《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三百五十一与“乾隆仿金粟山藏经纸”印刷的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内府刻朱墨套印本《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

吴宝炜 谢仰曾 题跋 金粟山大藏经《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三百五十一 纸本

估价:80万—120万元

来源:中国嘉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唐人金粟藏经帖 来源:中国嘉德

趁此机会,我们再重新认识一下这种连乾隆皇帝都省着用、后来还下令内府仿制的——金粟山藏经纸。

01 金粟寺与金粟山藏经纸

掀起文人的“炫纸”热潮

提到金粟山藏经纸,必须说说与之密切相关的金粟寺

故事要从汉代说起,此时佛教刚传入中国,历经数百年,佛教的发展可谓一路坎坷,期间经历过数次“禁佛”活动,全国许多佛寺庙宇或是被破坏或是被拆除,而金粟寺却在数次的“禁佛”浩劫中“漏网”,并最终保存了下来。

金粟寺,在海盐县城西南十八公里处,澉浦西北茶院村金粟山下,始建于三国东吴孙权大帝的赤乌十年(247),距今近一千八百年。金粟寺的建造开创了东南沿海建寺的纪元,远早于东晋咸和元年(326)的杭州西湖灵隐寺,不枉为东南第一古刹。

浙江海盐金粟寺,来源:网络

到了宋代,金粟寺改称广惠禅院,并组织抄写了一部大藏经书:《金粟山大藏经》,该经为卷轴装,共计六百函、万余卷,每纸行,每行字,朱丝栏,以千字文编号。每幅纸心都有朱红色的“金粟山藏经纸”小长方印作标识,图卷下端还有小字题写“海盐金粟山广惠禅院大藏”。

金粟山大藏经《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三百五十一,来源:中国嘉德拍卖

《金粟山大藏经》所用的纸张,便是宋代的特制名纸:金粟山藏经纸。在宋代,寺庙众多,但是以一处寺庙命名的藏经纸,在历史上就仅有金粟寺一处,这足以彰显金粟纸的特殊。

宋金粟山藏经纸,来源:中国嘉德拍卖

金粟山藏经纸品质优良,但是生产的时间却很短。从现存的藏经来看,金粟山藏经纸大约造于1068到1085年,大致有十年的时间。这是因为随着佛经逐渐步入刻本时代,金粟山藏经纸由于不适合印刷,而慢慢退出了寺院。

据记载,金粟寺里收藏的金粟山藏经纸也不过数千轴,其中还包括已经抄写过经书的纸张。金粟山藏经纸藏量本就少,此后还不断被人盗出,到了元代被盗剩下一半,而明代后期基本就被盗光了。这时,越来越多被盗出的金粟山藏经纸流落到了民间。

乾隆仿金粟山藏经纸七张, 道光行有恒堂博古印花纸四张,来源:广东崇正拍卖

民间许多爱纸惜墨的文人、藏家早已听说过金粟山藏经纸品质优良,他们开始想方设法地去入手几张。如果谁的书画能用金粟山藏经纸作为引首,那是能发在朋友圈里吹一年的!

明朝文人圈里财力丰厚的董其昌生活在吴淞地区,可谓是近水楼台,收集了大量金粟山藏经纸。所以我们总能在他的个人创作中看到“金粟山藏经纸”的印章,妥妥的一个“炫纸狂魔”。

董其昌的朋友圈,来源:网络

这也直接影响了当时文人的审美情调,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引领了“藏经纸热”的潮流。明代的周嘉胃就在《装演志》中说过“余装卷以金粟笺、白岌糊,折边永不脱,极雅致”。

即使在明清时代,造纸技术已经成熟,民间也有丰富的纸类,但是人们依旧愿意选择金粟山藏经纸。大家可以翻翻明代的书画,说不定还能找到不少使用了金粟山藏经纸的作品。

《行书宋之问诗》卷,明,董其昌书,金粟山藏经纸,纵30.9厘米,横468.5厘米,来源:北京故宫博物院

《李白古风诗》,明,王宠书,纸本,手卷,纵26.8厘米, 横771厘米,草书,84行,717字,用金粟山藏经纸书写,来源:北京故宫博物院

王榖祥《玉兰图》,以宋笺“金粟山藏经纸”作画,来源:中国保利

02 流传数代

得益于高超的制纸工艺

说来也是很传奇了,从北宋到明清,金粟山藏经纸历经几个朝代,却依然没有被淘汰,不禁想问,金粟山藏经纸的质量为什么这么能打?

据史料记载,金粟山藏经纸是唐代硬黄纸的延续,由桑皮、楮皮加工而成,是专门供给寺院写经用的。因为使用了两种浆料混合造纸,可以发挥各自的优点,大大提高成纸的质量

且除了给纸张施胶外,人们还尝试用植物粘液提高纸的纤维质量,在纸浆中加入植物粘液后,不仅提高了纸纤维的交接匀度,还提高了纸的压力。

《快雪时晴帖》,乾隆题“神乎技矣”于金粟山藏经纸,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

纸张的内外都涂上了白蜡,并砑光,表面平滑且具有光泽,没有帘线痕迹,故书写效果更佳,可使墨色着纸深而不透、浅而不浮,即便历经千百年纸上的墨光依旧黝泽如髹漆。

赵孟頫《浴马图卷》局部,引首部位用的是金粟山藏经纸,来源:故宫博物院

咱们看金粟山藏经纸的纸张泛黄,这可不是古人有意搞复古,这其实是用心良苦的“染黄”工艺。根据《齐民要术》的记载,用黄柏树皮提取汁液,后将纸染成黄色,可以有效地避免虫蛀。

但是黄柏的水溶性极强,《金粟山大藏经》所在的金粟寺因为年久失修,房屋漏雨,雨水滴在了金粟纸上,留下了不规则的水渍,看起来就像一个个小黄斑。这当然也被我们乾隆爷看在眼里,但是他表示:嗯,可以,这很后现代艺术。于是在仿制金粟山藏经纸时,便把这些黄斑也一同“复刻”了。

赵孟頫《水村图卷》局部,引首部位用的是金粟山藏经纸,来源:故宫博物院

最后,每一张金粟纸背后都印有圆形红泥小印,上有“金粟山藏经纸”六字,这不仅是辨别金粟山藏经纸真假的特定标记,更成为了后世文人们“炫纸”的标志!“万杵千硾蜡硬黄,人间玉版出空王。名家翠墨签头重,小印红泥纸背香。”描述的便是金粟山藏经纸。

钱选《八花图卷》的引首部位为金粟山藏经纸,来源:故宫博物院

这些纸的品质异乎寻常,所以寺内僧侣诵经之余还会交口称赞,同时还会大力“安利”给庙内朝拜、进香的信客,从而让大家都知道了金粟山藏经纸。再加上朝廷再三再四地表彰,金粟山藏经纸变得愈加有名,逐渐成为了全国民众家喻户晓的纸张。

03 乾隆爷的心头好

下令仿制金粟山藏经纸

随着朝代的更替,金粟山藏经纸的制作方法早已失传,金粟山藏经纸成为了一种绝版的稀罕物。清代宫廷内府曾多次派人去各地收集金粟山藏经纸,可惜收获不大。在清宫中原本收藏有少量的金粟山藏经纸,但是“人菜瘾大”的乾隆爷很喜欢拿它来写写画画,也用它来装潢和引首,这么一来二去,金粟山藏经纸的存量就越来越少了。

乾隆爷想:不行呀,别人不用,朕还要用呢!看来得多搞点出来用用了!于是他便下令宫廷的官纸局仿制,从选料、抄纸、染演、上蜡等,精工细作,不计成本,终于制出了精美的纸张。

这种金粟笺仿品,浅升弋唱色,有淡色的圆斑,在每张纸上都盖有朱红色的“乾隆年仿金粟山藏经纸”的长方印章。这种纸专门用于抄写或印制佛经,还取名为清仿金粟山藏经纸,在今天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国家图书馆内还有收藏。

“乾隆年仿金粟山藏经纸”圆形小印,来源:中国嘉德

虽然,在如今的市场上我们已经很难见到金粟山藏经纸,只有少量的清仿金粟山藏经纸仍在市场流通,每每出现在拍卖会都能引起藏家竞相购藏,这场面似乎与古代文人们争相收藏金粟山藏经纸的场面如出一辙,让我们再次看到了何谓:一纸千金,一纸难求。

· 乾隆年仿金粟山藏经纸,来源:中国嘉德

编辑|苍时

图片|中国嘉德、网络

【版权声明】本微信登载的声明原创内容均为《收藏·拍卖》独家原创,未经授权不得擅自转载和使用。

往期精选

·

·

达芬好奇Pub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