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找了。这是最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品

俗语有云,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说的是在战争年代,储备黄金是最明智的选择,而在太平盛世,收藏古董则比较值钱。其实这反映了一种普遍心理,人们的物质需求得到满足后,势必追求更高雅的精神享受。

近些年来,我们国家国泰民安,各种鉴宝节目层出不穷,民间收藏发展迅速就充分印证了这一说法。

那么,当许多人的目光仍然停留在字画等传统领域的时候,怎样才能在艺术品收藏大军里脱颖而出,占据领先优势呢?

今天,我就给大家介绍一种非常有收藏价值的艺术品,同时它也是一项诞生于新时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铜雕技艺脱胎于我国的传统艺术铜雕。铜雕始于商周,发展至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说起这些大家也许比较陌生,但是提起国宝四羊方尊、曾侯乙编钟,应该没人不知道吧。其实它们就是最早的铜雕艺术品。

熔铜艺术的领军人物朱炳仁先生是我国的工艺美术大师,铜雕技艺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也是朱府铜艺第四代传人。 “朱府铜艺”深受百姓赞誉, “嫁女的铜,朱家的工”这句话曾在坊间广为流传。可见朱家铜艺技艺高超,无人能及。

尽管如此,作为第四代传人,朱先生没有在新时代的浪潮中固步自封,反而独创熔铜艺术,创立了“熔现实主义”新流派,为艺术史做出了开天辟地的贡献!

他的熔铜艺术作品一经问世就引起轰动,先后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家文旅部、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曼谷中国文化中心等国内外博物馆和文化机构收藏。

熔铜艺术的发展史,也是朱先生本人的发展史,每一步都体现了古老的华夏文明紧跟时代的步伐,自强不息的进取精神。

一 打破禁锢,才能孕育新生

说起来,熔铜艺术的诞生颇具传奇色彩。2006年常州天宁宝塔意外失火,朱先生以艺术家的敏锐注意到,高温熔化后的铜水纷纷舒展成造型奇特的结晶体,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流畅之美,这是任何人工铸模的传统工艺所无法实现的。

他忽然福至心灵,彷佛无意间窥见了天机,激动地从送去回炉的熔渣中抢出两包,潜心研究一种全新的艺术新式——熔铜艺术。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他就成功了,第一件熔铜作品《阙立》便被国家博物馆收藏。

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阙立

取得成功后,朱先生没因眼前的荣耀自满,而是继续埋头创作。2009年,硕果累累的他携带上百件作品与西班牙超现实主义大师达利进行了一场超时空对话,在艺术史上轰动一时。从此以后,熔铜技艺在舆论界打响了知名度,他本人也被称为“东方的达利”。

不泥古执今,勇于探索革新,才能打破传统的禁锢,迎来历史的新生。

于朱先生,于熔铜艺术,皆是如此。

二 超越自我,才能越走越远

虽然已经蜚声海内外,朱炳仁先生却不想止步于此。除了熔铜,他还想让铜展现出传统的黄铜、紫铜、青铜之外的更多色彩。

他忍受着1200度高温,一个人在车间里进行成百上千次的实验,挥洒了无数的汗水,度过了无数个孤独的日夜。

成功总是青睐执着坚持的人。历经千年的雕铜艺术可能感应到了这个历史继承者的决心和勇气,决定再一次颠覆自我,焕发出惊艳世人的璀璨光芒。于是经过不懈努力,朱先生终于制作出了有五彩、粉彩、珐琅彩等更多漂亮色彩的作品!

得益于这份坚持,他的作品内容越来越丰富,名气越来越大,被各国艺术界争相收藏。

2012年,大型熔铜壁画《含熙》被曼谷中国文化中心收藏。2013年,《入侵》《秦俑》系列以及盆雕、水墨、书法、铜印计八十余件被台北克缇美术馆收藏。值得一提的是,《入侵》的主题现代感十足,画面中是一群肆意爬行的章鱼,代表着暴虐和狂妄的野性美,极具视觉冲击力!

这个特别的现代审美作品,展示了朱炳仁先生熔现实主义的个人风格,也体现出熔铜文化在历史的浪潮中不断自我蜕变,适应不同文化生态的能力。

好的艺术作品总是不缺欣赏者。2015年,在天猫拍卖中以158万人民币成交。同年,大型熔铜壁画《春和清妍》被新加坡中国文化艺术中心收藏。

《燃烧的向日葵》 《春和清妍》

《燃烧的向日葵》致敬西方艺术大师梵高,而《春和清妍》的灵感则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精粹国画。熔铜艺术的文化可塑性,再一次被世人赞不绝口。

《燃烧的向日葵》绚烂张扬,像灵魂在虚空中探寻生命的真谛;《春和清妍》含蓄内敛,有种让人抛去浮华,自我沉淀的力量。

真是令人惊叹,一种艺术居然能在两份作品中散发出截然不同的韵味,这是怎样的奇特魅力!

不被过往束缚,敢于颠覆自我,才能借力时代的东风,获得更大的成就。

于朱先生,于熔铜艺术,皆是如此。

三 顺应时代 ,才能实现文化破圈

古往今来,铜雕技艺和众多传统艺术一样,只被一小部分人掌握,不被普通民众所了解。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朱炳仁先生始终谨记自己的使命。十几年间,他一直致力于铜文化的宣扬和推广。

他借着国内近些年对传统文化大为推崇的潮流,耗费巨资在杭州建造江南铜屋,在里面陈列2000多件精美艺术品,供老百姓们参观,大大加快了铜文化在国人中的传播速度。

不仅如此,他还打算将熔铜艺术与世界接轨。十多年间,他奔走世界各地,先后在新加坡、柏林等地举办艺术展。2019年,他的《千里江山图》《桂菊山禽图》《五牛图》《富春山居图》还被收藏陈列在美国世贸大楼一号楼。

如今是2021年,恰逢熔铜艺术创立十五周年之际,朱先生受邀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并发表演讲。他以铜为媒,助力中外文化的交流互鉴。他的两幅巨幅熔铜壁画《万泉归海》《清香自远》震撼了与会的八方来宾,被博鳌论坛永久收藏,陈列在中心大堂内。

“万泉归海”寓意海纳百川,先以水墨作画,再结合熔铜工艺,同一主题两种展现形式,一样精彩绝伦,充分展示了我泱泱大国的文化自信。

“清香自远”以牡丹为主题,秉持“花开中国,香溢博鳌”的设计理念,表达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友好往来的美好愿景。

《万泉归海》 《清香自远》

博鳌论坛自2001年建立以来,已经成为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一扇窗口。2021年正好是它成立20周年,为了庆祝这一特殊的日子,博鳌论坛联合《中国文化人物》杂志社举办了中国文化人物20位大家联展。朱炳仁先生是20位当代艺术名家中唯一的工匠代表。

他在发言中说,“我是一个徜徉在青铜文化长河中的现代铜匠,带着虔诚的心情追逐五千年的精气……中国提倡工匠精神,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对中国工艺美术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黄金时期。我们要坚定文化自信,弘扬工匠精神,用精湛的中国工艺,讲好中国故事。”

这表达了他本人的艺术追求,也道出了熔铜艺术未来的前进方向。优秀的人永远在追逐挑战,优秀的文化永远在自我更新。当一种文化找到了它的最佳的代言人,双方将互为助益,共同创造灿烂的历史。

抱持开放心态,打开内在格局,才能破除圈层壁垒,将宝贵文化发扬光大。

于朱先生,于熔铜艺术,皆是如此!

朱炳仁先生的人生因为熔铜艺术谱写出了不一样的篇章,而熔铜艺术因为朱炳仁先生才得以诞生和快速发展,两者可谓互相成就。回顾这些年的历程,让人不禁感叹,一门艺术想要拥有鲜活的生命力,就不能安于现状,必须永远走在创新和改革的道路上。

有人说,当代艺术再过100年就会是如今的现代艺术。

有人预测,未来十年,艺术品市场将会是中国最大的投资市场。

而今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形成不久,正处于“原始股”阶段,想要坐上这趟车,此时正是最佳时机。只要独具慧眼,尽早进入最有潜力的艺术品领域,就能在将来实现资产的加倍增值。

熔铜艺术创造了千年铜文化的第二次历史高峰,具有划时代意义,即使再过一百年,也将是史书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它不但继承了传统技艺的精髓,还大胆结合了现代工艺美术的优点,自问世以来,便倍受瞩目。每一次革新,每一次突破,都给世人带来无限惊喜。

在它问世的十五年间,从国内到国外,认可欣赏它的人越来越多,它的价值一直在飙升。伴随着国家的强大,文化输出的优势必将带领它走向更宽广的舞台,它的未来还有无限潜力。

所以,不用找了,熔铜工艺品就是最值得收藏的艺术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