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种艺术,如何从零开始收集照片

澎湃新闻记者 季成

2020年11月28日,在第二届武汉影像艺术博览会上展开了一场“如何从零开始艺术收藏”的藏家论坛,由策展人何青主持,谢画廊艺术总监王溪、骆伯年艺术基金会主理人金酉鸣、时光空间画廊创始人姜一鸣、有趣体制创始人及藏家黄子轶、徕卡画廊主理人兼艺术总监姜睿、近觉艺术空间创始人及藏家吴玲,和藏家李文军主讲分享。

自2008年影像收藏市场受到冲击后,近几年来又有了重新活跃的趋势。比起绘画等传统艺术品来说,影像的价值可体现在其记录性的本质和表达方式上的艺术性。在中国影像的不断发展下,也越来越多人认识到了影像收藏的意义。论坛上大家以自身经历出发,从最基础的收藏知识再到普通人应如何开始影像收藏都进行了详细介绍,本文将以问答的形式呈现。

2010年10月18日消息,由德国摄影师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2007年拍摄的朝鲜大型团体操表演《阿里郎》日前由苏富比拍卖行拍出了130万英镑的高价。人民视觉 图

1. 影像收藏和影像拍卖成为越来越多人关注的话题,各位老师都是如何开始影像收藏的?其特点是哪些?

金酉鸣最开始是因为我的曾外公骆伯年是民国时期的摄影师,他的底片作为家族遗产的一部分交给了基金会进行整理研究和合作展览。同时出于对摄影的喜爱,开始对不同材料和媒介的影像进行了收藏,比如银盐,蛋白等老照片。并在不断收集的过程中接触到了当代摄影,目前我以收集八零、九零后艺术家影像作品为主。其实影像收藏也是与自身相关的,需要对作品有一种认同感,触动到自己才会进行购买收藏。

姜睿:最早是收藏西方马格南图片等经典作品的原作,后来慢慢转到日本摄影,比如森川大道等摄影大师的作品,现在也是和金老师一样收藏的类别多为当代摄影。

影像收藏的热点其实是很难判断与跟风的,因其具有私人化的特点,并且进行收藏的群体在日益扩大,并不再局限于摄影圈内,目前是许多摄影爱好者与年轻设计师在进行购买。

王溪:从中国影像史来看,影像收藏是一条时间线其中有两个端点:一个是从晚清的历史影像开始作数,另一个则是中国当代影像,比如黄晓亮、蒋志和孙彦初等的作品。通过购买两个国外收藏家四十多年的馆藏从而完成了早期端点的整理,当代影像则多以一边办展览一边收藏的形式进行。

有一个小故事能反映一些影像收藏的特点,之前参加纽约的一个影像拍卖会,那时印度籍出租车司机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购买艺术品。于是我和他假设如果此时他有10亿美金,看到一幅摄影作品是关于孟买的公园,让他回想起与爱人甜蜜温暖的记忆,现在需出资1000万是否会购买。司机点点头说,那么我会。现在比起收藏影像历史上著名的作品,更多时候都是出自于对作品的喜欢与被触动,并且购买人群逐渐年轻化,这也是一个新的趋势。

2019年10月30日,杭州,TOP20•2019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在浙江美术馆举办,吸引许多年轻人和摄影爱好者在馆内参观。人民视觉 图

姜一鸣:2008年至2012年期间,因本土藏家少,购买力不高,多是带着国内艺术家的作品参加国外影像博览会,但国外的藏家是以看艺术家3年时间为标准再进行收藏的,情况比较复杂。后期则是寻找、购买摄影史上出名的摄影作品,带回国内展览拍卖,以藏养藏为主,这其中的转变也是市场所导致的。

吴玲:因为我自己就是设计师,是从购买作品开始影像收藏这条路的。现在是在寻找的过程中不断交流,找到艺术家个人特色明显的作品,更为综合性的收藏。

黄子轶:其实现在艺术家泛滥,也像之前金老师所说的那样,收藏更多的是找到有趣的,打动自己的作品。

李文军:主要是收集摄影画册,学习观看摄影历史方面。

2020年6月17日讯(具体拍摄时间不详),在泰坦尼克号海难发生108年之后,一张被认为是“撞沉泰坦尼克号的冰山”照片面世,拍摄这张黑白照片的人是海难发生两天之前,经过大西洋的另外一艘客轮的船长伍德。照片拍摄的纯属偶然, 伍德船长喜爱摄影,用相机捕捉到这块巨大的冰山。他记录了冰山的坐标位置,与撞沉泰坦尼克号的冰山位置几乎一样。现在这张照片将进行拍卖。人民视觉 图

2. 绘画的独一性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收藏价值,而摄影作为“更易复制品”,许多人对版号等方面有一些疑虑,这其中要如何理解呢?

王溪:老照片等历史影像其实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比如晚清、民国时期的工艺,体系都是和现在不同的,摄影师在暗房里制作的方式也是独一无二的,就算后期对原作的复制也不会有版号和签名,因此并不存在可复制性。

当代影像方面,则是以限量的版号与签名来约束与保证其价值。曾有调查研究显示,目前为止,全世界并没有一起影像版号出现投诉的案件,因此不必担心版号这方面的问题。

3. 因为目前收藏年轻艺术家的作品的趋势明显,请问对于艺术家开版有什么建议?

王溪:开版号需谨慎,作品的尺寸、数量应达到艺术家所认可的最佳观看方式。比如著名摄影师史蒂夫·麦凯瑞(Steve McCurry),他的作品一般有三种尺寸和版号进行售卖,比如巨幅尺寸的《阿富汗少女》版号较少,而小尺寸作品则可达75版,刚好供世界各地美术馆收藏。因此对于艺术家而言,前期需要与画廊、职业经济人等进行讨论,调查研究客户后再得出开版数量是比较好的方式。

2015年9月10日,上海,专注艺术影像的亚洲顶级艺术博览会——第二届上海艺术影像展(Photo Shanghai)在上海展览中心开幕。人民视觉 图

4. 影像收藏虽是偏私人化的,但作为画廊等更大的机构,是否有一定的标准?

金酉鸣:画廊的定位不同,其收藏的方向也会随之改变。但并不是当代摄影方向就不会做纪实摄影相关的展览等,还是看具体情况。

王溪:我们画廊目前还是收藏当代摄影、新锐摄影比较多,包括其他媒介的艺术家;经典纪实摄影会有一部分,但新纪实摄影基本上没有,这个年代的纪实摄影需要有特殊的意义,年头、关注民生和直击心灵的影像才会有被收藏的趋向。也因摄影逐步数码化、全民化,手机摄影占领了大部分空间,人们比以往来说更加浮躁,只有更好的纪实摄影作品才能打动人。

5. 最后作为藏家/画廊主,对于影像收藏有怎样的想法和展望?

王溪:其实收藏的出发点都是基于喜欢,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慢慢进行整理研究其共同点,产生体系,最后以展览或书籍呈现。比如泰瑞·贝内特(Terry Bennett)在进行老照片、历史影像收藏时,从中不断归纳整理,最后出版了《中国摄影史》(3卷),极大地补充了国内在摄影史研究上的不足,有较高的学术价值。这也可能是影像收藏后期更应该去做的。

金酉鸣:在国内的美术馆、博物馆等都在逐步成立摄影部,而之前是没有这个体系的,这也意味着会有大量的摄影作品将被美术馆收藏,中国的影像收藏市场也会逐步扩大,对未来抱有信心。

1940年代,上海外滩12号。人民视觉 图

责任编辑:高剑平

校对:张亮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